市委大讲堂 | 宣传动态 | 思考探索 | 调研与发展 | 基层特色讲堂 | 阅读与思考 | 理论前沿
学习型党组织建设 | 领导论坛 | 新知讲坛 | 文化艺术 | 平凉社科 | 应用与参考 | 资料下载
 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应用与参考
人与自然关系的哲学省思
发表日期:2020-03-16  文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文章作者:
   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辩证关系,就是发展生产力和保护生产力的关系。这既是对中华民族长远发展的哲学思考,也为当代世界解决现代性的矛盾和冲突贡献了富有智慧的中国方案。

  春和景明,新绿初绽,我们又迎来了植树节。持续一个多月的全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也取得了阶段性胜利。尽管尚未查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最初原因,但是,人与自然的关系该何去何从?对于这一关乎人类发展的根本性哲学问题,值得我们进一步审视和反思。

  马克思、恩格斯经历过1853年欧洲暴发的霍乱,也了解一些国家出现的地力耗损、森林消失、气候改变、江河淤浅、瘟疫肆虐等问题。人类发展与自然界的关系,自然成为他们思考的哲学问题。其要点,一是自然界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。“人靠自然界生活”,不管自然界的产品是以食物、燃料、衣着、住房还是其他形式表现出来,自然界同劳动一样也是物质财富的源泉。二是“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”,在人类活动过程中形成的自然界也是人的现实的自然界。人是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,人的肉体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界相联系,“我们连同我们的肉、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”。三是人与自然界处于持续不断的交互作用中,人受自然界的支配,而人支配自然界的前提是合理运用自然规律,否则就会受到自然界的惩罚。恩格斯在《自然辩证法》中讲过:“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。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,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。每一次胜利,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,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、出乎预料的影响,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。……因此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:我们决不像征服者统治异族人那样支配自然界,决不像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似的去支配自然界”。恩格斯还说,“如果说人靠科学和创造性天才征服了自然力,那么自然力也对人进行报复”,报复的程度视人利用自然力的程度而论,而不管社会组织得怎样。

  这就涉及到人能否摆脱自然规律的约束而独立,即人的“自由”的问题。自由当然是个好东西,但何谓“自由”?自启蒙运动以来,人们多是从政治和法律意义的层面来理解自由,即公民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,其意志活动有不受限制和强迫的权利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,国外有些精英和民众认为,要求民众戴口罩是对人的自由的限制。但从哲学层面理解自由,自由就是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和把握。如同恩格斯指出的,“自由不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,而在于认识这些规律,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。”就是说,“自由”是建立在对必然性的认识的基础上,人所进行的积极的自觉活动。没有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和把握,就没有人的自由。

  从哲学回到现实生活,马克思、恩格斯深刻揭示了工业文明时代到来后,科技进步和人类征服自然、改造自然能力的提高带来的“现代性”及其后果。现代性包含的理性、实用、科学、进步等观念,体现了一种对历史发展进步的信仰。但工业文明带来的危机和人类对它的反抗,构成了现代性的另一面。二者是一枚硬币的两面。马克思、恩格斯既看到了工业和科学的力量,也指出了现代性带来的现代社会的物化或异化问题。1856年,马克思在伦敦《人民报》创刊纪念会上的演讲中指出,在我们这个时代,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:技术的胜利,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;人类愈益控制自然,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的卑劣行为的奴隶;甚至科学的纯洁光辉仿佛也只能在愚昧无知的黑暗背景上闪耀。马克思、恩格斯当年体验的现代性及其后果,在当今世界不仅没有被消解,而且暴露得更加充分,表现为工业文明的隐患、资本逻辑的主导和功利主义的膨胀等“现代性后果”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日益凸显。可以说,马克思、恩格斯所处的时代和我们当今一样,都面对一个充满“矛盾”的世界。怎样摆脱“现代性困境”,既实现现代化发展,又规避现代性的后果?马克思、恩格斯的哲学思考,依然具有超越时空的现实价值。

  今天,我们越来越认识到,人与自然应是和谐相处的关系,人们要有计划地利用自然界为一定的目的服务,但不是单向度地征服和改造,二者之间不是征服或被征服的关系,不是“开战”而是“合一”的关系。我们以前强调“解放生产力”和“发展生产力”是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,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提出了“保护生产力”的新理念,拓展了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中关于生产力过程中“自然条件”作用的观点。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辩证关系,就是发展生产力和保护生产力的关系。这既是对中华民族长远发展的哲学思考,也为当代世界解决现代性的矛盾和冲突贡献了富有智慧的中国方案。

  敬畏自然,尊崇、顺应、保护自然生态,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,是全人类共同的课题,是构建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应有之义。在人类历史上,每次大的疫情发生,都会对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带来重大冲击。但历史的灾难也可能以历史进步为补偿。是否承认增长有极限,能否超越无视人与自然之整体关联的无机论的“人类中心主义”自然观,这是当今人类必须严肃面对的问题。就像摩尔根在评断文明时代所说的,只要进步仍将是未来的规律,那么单单追求财富就不是人类最终的命运。如果我们真要获得自由,就不要幻想摆脱自然规律的约束。如果人类能从反思中带来发展理念的革命,真正走向一种绿色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,人类文明就会前进一大步。

  

    (作者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、学术委员会主任  孙代尧)